快捷搜索:

写西湖的古诗词-诗词集合 - 古诗文网

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
最爱湖东行不够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
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从孤山寺的北面到贾亭的西面,湖面春水刚与堤平,白云低垂,同湖面上连成一片。
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几只早出的黄莺争相飞往朝阳的树木,谁家新飞来的燕子忙着筑巢衔泥。
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
纷纷的花朵垂垂开放使人目眩缭乱,浅浅的青草刚刚够上遮没马蹄。

最爱湖东行不够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最爱的湖东美景百游不厌,杨柳成排绿荫中穿过一条白沙堤。

参考资料:
1、龚克昌等白居易诗文选注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8:152
2、吴大年夜奎马秀娟元稹白居易诗选译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255-257
3、张国举唐诗英华注译评长春:长春出版社,2010:536-537

孤山寺北贾(jiǎ)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孤山寺:南北朝时期陈文帝(522~565)初年建,名承福,宋时改名广华。孤山:在西湖的里、外湖之间,因与其他山不相接连,以是称孤山。贾亭:又叫贾公亭。西湖名胜之一,唐朝贾全所筑。水面初平:湖水才同堤岸齐平,即春水初涨。初:在古汉语里用作副词,常用来表示光阴,是指不久。云脚低:白云重重叠叠,同湖面上的波澜连成一片,看上去,浮云很低,以是说“云脚低”。云脚:靠近地面的云气,多见于将雨或雨初停时。“脚”的本义指人和动物行走的器官。这里指低垂的云。
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早莺:早春时早来的黄鹂。莺:黄鹂,鸣声婉迁移转变听。争暖树:争着飞到朝阳的树枝上去。暖树:朝阳的树。新燕:刚从南方飞回来的燕子。啄:衔取。燕子衔泥筑巢。春行仰不雅所见,莺歌燕舞,活力感人。偏重禽鸟。
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(mò)马蹄。
乱花:纷纷的花。渐:副词,垂垂地。欲:副词,将要,就要。迷人眼:使人目眩缭乱。浅草:浅浅的青草。才能:刚够上。没:遮没,盖没。春行俯察所见,花繁草嫩,春意盎然。偏重花草。浅浅的青草刚够没过马蹄。

最爱湖东行不够,绿杨阴里白沙堤(dī)。
湖东:以孤山为参照物,白沙堤(即白堤)在孤山的东北面。行不够:百游不厌。足,满意。阴:同“荫”,指树荫。白沙堤:即今白堤,又称沙堤、断桥堤,在西湖东畔,唐朝曩昔已有。白居易在任杭州刺史时所筑白堤在钱塘门外,是另一条。

参考资料:
1、龚克昌等白居易诗文选注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8:152
2、吴大年夜奎马秀娟元稹白居易诗选译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255-257
3、张国举唐诗英华注译评长春:长春出版社,2010:536-537

这是一首描画西湖美景的名篇。这诗处处扣紧情况和季候的特性,把刚刚披上春天外衣的西湖,描画得买卖盎然,适可而止。

诗的首联紧扣题目总写湖水。前一句点出钱塘湖的方位和四周“楼不雅参差”天气,两个地名连用,显示书生是在一边走,一边不雅赏。后一句正面写湖光水色:春水初涨,水面与堤岸齐平,空中舒卷的白云和湖面涟漪的波澜连成一片,恰是范例的江南春湖的水态天容。

颔联从静到动,从全景的适意到细节的工笔。先写仰视所见禽鸟,莺在歌,燕在舞,显示出春天的勃勃活力。黄莺和燕子都是春天的使臣,莺声婉转,流传播春回大年夜地的喜讯;燕子勤奋,又启发人们开始春日的劳作,都写出了早春的活力。“几处”二字,勾画出莺歌的此呼彼应和书生阁下寻声的情态。“谁家”二字的疑问,又体现出书生细腻的生理活动,并使读者由此孕育发生富厚的遐想。

颈联写俯察所见花草。由于是初春,还未到百花盛开季候,以是能见到的尚不是姹紫嫣红开遍,而是东一团,西一簇,用一个“乱”字来形容。而春草也还没有长得丰茂,仅只有没过马蹄那么长,以是用一个“浅”字来形容。这一联中的“渐欲”和“才能”又是书生察看、欣赏的感想熏染和判断,这就使客不雅的自然景归天为带有书生主不雅情感色彩的眼中景物,使读者受到感染。

这两联细致地描画了西湖春行所见景物,以“早”“新”“争”“啄”体现莺燕新来的动态;以“乱”“浅”“渐欲”“才能”,状写花草茂发的趋势。这就准确而活跃地把书生边行边赏的初春景象走漏出来,给人以清新之感。前代书生谢灵运“水池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二句之以是妙绝古今,受到激赏,恰是因为他写出了季候替换时这种乍见的喜悦。《钱塘湖春行》以上两联在意境上颇与之相类,只是白诗铺展得更开些。尾联略写书生最爱的湖东沙堤。白堤中贯钱塘湖,在湖东一带,可以统辖全湖之胜。只见绿杨荫里,平坦而苗条的白沙堤静卧碧波之中,堤上骑马游春的人来往如织,尽情享受春日美景。书生置身其间,饱览湖光山色之美,心旷而神怡。以“行不够”阐明自然景物美不胜收,书生也余兴未阑。

这首诗就像一篇短小精悍的纪行,从孤山、贾亭开始,到湖东、白堤止,一起上,在湖青山绿那美如天国的景致中,书生饱览了莺歌燕舞,陶醉在桃红柳绿,着末,才意犹未尽地沿着白沙堤,在杨柳的绿阴底下,一步三转头,依依不舍地离别了。耳畔还回响着由凡间万物合营吹奏的春天的赞歌,心中便身不由己地流泻出一首饱含着自然交融之趣的柔美诗歌来。

昔人说“乐天之诗,情致曲尽,入人肝脾,随物赋形,所在充溢”(王若虚《滹南诗话》),又说“乐天诗极深挚可爱,每每以目下事为见得语,皆他人所未发”(田雯《古欢堂集》)。这首诗说话夷易浅显,清新自然,用白描伎俩把精心选择的镜头写入诗中,形象活现,即景寓情,从买卖盎然的初春湖光中,表现出作者游湖时的喜悦心情,是当得起以上评语的。

参考资料:
1、马茂元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907-908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